首页 >> 书库首页 >>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加入书签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目 | 举报错章 | 繁體中文

第565章 【寒流】

本章出自《我的美女总裁老婆






    565

    正在楼上用“肉搏”香艳酣战的杨辰自然不会想到,也不会有心思特意去提早查探,家里人会出去站在阳台下面,更不会想到,林若溪会突然提早回来,而且也恰好站在阳台下面!

    只不过是玩得起兴,杨辰将安心那已经瘫软的身子,直接抱着顶到了落地窗门前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原本躺在床上的安心,就变成站在那儿背对杨辰,身体被挤压到钢化玻璃门上。

    前面是冰冷的触感,后面是男人火热的呼吸与那强大的冲击力,让她恍然间变成了大海中的一叶孤舟,飘摇中忘情地感受那澎湃的浪涛。

    安心顿时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,大呼求饶起来,这样的刺激可不是一般受得了的。

    杨辰哪会听到求饶就停止攻势,一波又一波的,从后面发起冲刺,让安心这小妖jīng如泣如诉的,更是让那钢化玻璃门不断地“哐啷哐啷”震动,生怕它给推倒了!

    一男一女在楼上的动静叫喊,贴着阳台,又传到楼下三人的耳中,无异于是晴天霹雳似的炸开了花!

    林若溪身体冻结似地呆呆站立了会儿,目光凝在杨辰房间的位置,渐渐的,身体瑟瑟颤抖起来,腿脚软了软,不住地倒退了一步,才站稳身子。

    一颗刚刚还温柔下来的心,就像是脱了外套,却立刻遭到寒流侵袭一样,冷冻了以后,又被狠狠敲碎!

    林若溪恍惚中,忘记了身在何处,她只感觉,耳畔传来了碎裂的声音,碎得如粉,如尘。

    原来,他急急忙忙回国,就是这样“处理”安心的事么,那么,自己不问他倒是正确的选择呢。

    林若溪突然觉得自己站在楼下,显得很可笑,自己提早一天多赶回家,也显得那么无聊。

    哀莫过大于心死……竟然是这样的感觉,还是说,自己根本没什么可哀的,一直都是自寻苦恼呢。

    一阵强烈到难以承受的短暂撕裂般心痛后,艰难地没晕过去的林若溪,麻木地想着。

    刚刚就一直紧张着的郭雪华,此时撇过头去,她更没脸面对自己儿媳,要知道,安心是她留下的呀!而且是她把安心留在杨辰房间!

    这小子,怎么就这么不会挑时间呢!?难道就这么难忍么!?

    王妈的脸sè也很不好看,当她看到林若溪那犹如魂不附体的样子,更是针扎心头,恨不得自己帮林若溪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承受了!

    王妈第一次如此痛恨杨辰的*,这个一直以来在她看来非常不错的姑爷,让她第一次有了强烈反感。

    许久,那楼上的声浪还是没有消停。

    郭雪华觉得这样下去,局面就彻底无法挽回,深呼吸一口气,艰涩地开口幽声道:“若溪,我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”,林若溪面无表情地打断了郭雪华的话,口吻波澜不惊地道:“我突然想起来公司里还有急事,我去公司了,早饭我就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林若溪从王妈手里又拿回包包,直接掉头走向停车库,没任何婉转的余地。

    郭雪华话到嘴边,没力气说下去,事实上,她也知道说一切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林若溪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,静静地一个人开出那辆红sè宾利车,然后朝郭雪华与王妈二人挥手道别,直接又离开了大院。

    郭雪华仰头,看着雨后放晴的天空,心头却被乌云笼盖着,不禁喟然长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京,位于老城区一处靠近小山坡的地带,有一片占地颇大的古朴大院,似是有过百年的老宅,但因为rì常的维护做得细致,那雕梁画栋的文雅气息,还是不曾减少分毫。

    就在这间宅院zhōng yāng的一处房内,一排排的琳琅满目的大架间,灯光照亮了一小块区域。

    一位上了年纪,却依然把头发有染黑,身披件陈旧军大衣的老人,正坐在桌前,手里捏着一张照片,目光出神地凝视着。

    灯光打在老人沧桑、消瘦的脸上,同样照明了那一张老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上,相对还年轻不少的老人,正怀抱一个上幼儿园年纪的小男孩,一旁是一名笑得开心的少妇,男孩搂着老人的脖子咯咯欢笑。

    “笃笃笃”,房的门被敲响。

    “进来”,老人道了声,默默将照片放进了桌的一只抽屉,脸上的表情,也变得有些晦涩难言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白衬衣西裤的中年男子,脸sè颇为难看地走进房内,向老人恭敬地道:“父亲,妹妹和妹夫那边,我已经跟他们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妹妹,怎么样了”,老人定定地问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握了握拳,道:“丧子之痛,直接晕过去了,醒了之后又哭又闹,求着要见父亲。我跟妹夫说,让他们冷静一下,事情不似他们听到的那么简单。不论是调查清楚还是报仇,他们都不该插手,不然危险更大。”

    老者点了点头,“云鹏,你对这件事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我不知道,如果从表面上看,暗下杀手的应该是杨家那杨辰,但如果仔细想想,他这么做又不太理智,而且杨家的人不会这么放任杨辰做这样的事。可是……又没有证据,证明是别的什么人和势力干的”。

    老者眯了眯眼,叹道:“杨公明是个光明磊落的人,我李莫伸当年与他共事十多年,从没见他有过什么敢做不敢当的行径。

    不管这次到底是不是他孙子杀了我外孙,杨家的人只要不站出来承认,我就信,不是杨家的那小子干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鹏一脸凝重,“如果真的不是杨家干的,那是谁非要至鲁民于死敌,难道跟我们李家有仇?还是要陷害杨家,好让我们李家误会?”

    李莫伸哼了声,一对老眸里满是jīng芒,道:“不管是什么原因,都是狼子野心。杨辰那小子真正的背景和身份,在燕京,没几个家族有能力知道。四大家族中,除了我们李家专门负责国内外情报能够知道详细,也就杨家因为特殊背景能够知道得相对清楚。就算如rì中天的宁家,也是略知皮毛罢了,唐家这些年只做生意,更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某些人想让我们李家跟杨家卯上,估摸着是知道我们李家最有那能力做出一些事来。”

    李云鹏仔细一想,推测道:“难道是蔡家?蔡云成如今成了炎黄铁旅的将军,该知道的,他都知道了。可是不对啊,蔡云成貌似与那杨辰关系颇好,没什么动机,何况炎黄铁旅的将军最关键还是低调处事,他难道就不怕跟上任林志国那样被鸿蒙使者暗中带走?”

    听到“林志国”这名字,李莫伸眼角跳了跳,道:“蔡云成不太可能,但能带走炎黄铁旅将军的鸿蒙,倒是很有可能成为某些人借力的目标。这个秘密,全燕京知道的人,除了我们李家你我父子两人,其他屈指可数。到底是什么人神通广大,知道我们华夏有鸿蒙存在,而且显然很清楚,鸿蒙对杨辰肯定会有约束力。”

    李云鹏眉头深锁,却是想不出来到底什么人做的,只好干站着不语。

    灯光下,李莫伸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,道:“李钝这些天在哪?”

    听到问自己儿子的事,李云鹏赶紧道:“那小子在越南那边执行任务,追杀完几个逃犯,过几天就应该会完成回燕京。”

    “等他回来再告诉他,他表哥被害的事情,免得他心里有疙瘩”,李莫伸说完,又道:“去备车,我去趟杨家。”

    “杨家?”李云鹏一怔,想不明白父亲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李莫伸道:“要你去就去,我跟你杨伯伯喝杯早茶,别耽误。”

    李云鹏这才赶紧转身出门,但还是觉得莫名其妙,外孙都可能被杨家的人害了,怎么父亲还有心思去杨家喝早茶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京那头的一阵sāo动,在中海的杨辰却是根本没什么感觉,鲁民被谁害死的事,他基本已经彻底懒得想到底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跟安心在自己房间里云里雾里大半小时后,想着楼下还有人等着自己吃早餐,也就收了**。

    穿戴整齐后,与安心一同走下楼,来到客厅餐桌边,杨辰才发现,郭雪华跟王妈两位长辈坐在沙发边,脸sè都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杨辰纳闷,刚刚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家里被贼偷了一样,自己跟安心下楼来,也没个反应。

    “妈,你们这是怎么了”,杨辰奇怪地走上前问道,后头的安心也颇为疑惑。

    郭雪华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,轻声道:“刚才,若溪回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溪?她不是还在欧洲么?”杨辰仔细一回想,好似的确有听到汽车声从家里出去,只是刚才正闹得尽兴,根本没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安心则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俏脸一白,一对明眸里流过千种思绪,一双手捏着衣角,局促不安。

    “她说欧洲的事情提早结束了,就改机票回到了中海。本来是要吃完早饭再回公司上班,但到家又很快走了”,郭雪华淡淡道。

    杨辰看着郭雪华与王妈两人的神情,还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显得这么压抑,像是强忍着不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就算再想不通,此刻也已经明白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!

    杨辰烦闷地摸了一把脸,都恨不得一头直接撞墙上了,自己之前在巴黎跟林若溪说,要回中海帮安心处理点麻烦。可如今,林若溪回到中海,却是发现,自己跟安心在她的家里大清早地做那事!

    这种事情,杨辰觉得,如果自己不知道发生的经过,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了!而且,不管之前是由于什么才让安心睡自己房间,自己终归是在这个家里干了那种伤人的事,并不算完全误会,对林若溪来说,确实残忍了一些。

    本是心里对林若溪的冰冷态度有一些烦躁情绪,如今却是荡然无存,全变成了一股子的歉疚,头疼着该怎么解释好,或者说,解释是不是没用了?

    这时候,后头的安心细弱蚊吟地幽声道:“我……我回家去了,伯母、王妈,我……对不起!”

    安心柔肠千转,明白一切后,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措辞,恨不得直接挖条缝钻进去,特别是看到郭雪华一脸冷漠的样子,更没脸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郭雪华跟王妈也没留她,说实话,她们不出口说什么难听的话,就已经很是宽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让家里人接或者打车,小心点”,杨辰本想说送送安心,但觉得这情况不大妙,可不能再让郭雪华和王妈受刺激了,才转而让安心自己回去。

    安心惶急地点点头,立马小跑着就出了门,半刻也不敢多待。

    等安心走后,杨辰站在原地,伫立了会儿,才转身回到餐桌边,也不说话,就这么坐下来,开始大口大口喝粥吃菜。

    王妈终于忍不住,看杨辰一脸从容的样子,皱眉道:“姑爷,难道你一点也不着急吗?”

    杨辰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,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着急,可着急没用,我吃完就去公司,找若溪把事情的开头经过都讲个清楚,不然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郭雪华摇摇头,哀叹道:“到这地步能有什么可讲,这样的事情,已经没什么可解释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起码我能做到坦白”,杨辰自嘲地笑了笑,虽然很早以前就告诉林若溪,他不会放弃别的女人,但两人模糊的情感就这么一直延续着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林若溪什么时候会彻底接受这样的自己,但杨辰知道,除了对林若溪毫无保留地坦白,他没有别的办法去调和这样的矛盾。

    就算今天不被林若溪看到,以后的rì子迟早会让林若溪看到自己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。

    骨子里的原则,让杨辰不会容忍自己的女人成为地下情人,这样对那些深爱自己的女人而言,是不公平的。

    所以,最终两人结果如何,只有林若溪去决定,他只求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风卷残云似地将一桌子的早餐几乎吃个了jīng光,犹如饿死鬼投胎,完全看不出这货有什么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吃完以后,那手直接抹了抹嘴,杨辰站起身来,向郭雪华二人挥了挥手,大步走出家门。
    

|
|
|
|



首页 >> 书库首页 >>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加入书签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举报错章 |  Top ↑
本站所收录我的美女总裁老婆全文阅读来源于网络,部分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,若有侵权,请告之!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非法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我的美女总裁老婆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!